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旗袍资讯

串珠实力“圈粉”,旗袍秀出“优雅”,松江这位74岁教师的退休生活真精彩



串珠实力“圈粉”,旗袍秀出“优雅”,松江这位74岁教师的退休生活真精彩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我带领大家一起快乐,收获的是集体的快乐,是真正的快乐。”采访中,梁红笑意盈盈地说道。坐在桌前潜心串珠创作是她,自信上台走秀弘扬文化是她,开课授艺带领众人发掘多样人生亦是她。今年74岁的梁红,退休后开启了多面人生。

  

  图说:梁红 梁斌 摄(下同)

  

  曾在三尺讲台上执教30年的梁红,退休后仍不忘学习、坚持学习,靠着自学手工艺,不仅成为社区串珠达人,把串珠教学课堂开进了社区学校、大学校园,还学起了旗袍走秀,挑起了街道旗袍队队长的担子,带领众多“姐妹”走出了别样芳华,并由此获颁上海市终身学习白玉兰奖。

  

  串珠达人的一面:苦心钻研终入门,好手艺实力“圈粉”

  

  惟妙惟肖的十二生肖、闪耀吸睛的时尚手包、琳琅满目的各类挂饰……初次走进梁红家,记者便被四处陈列的串珠作品所吸引。一件件用小珠子串联而成的工艺品形态各异、精巧别致,均出自她的巧手。

  

  梁红与串珠结缘,还得从她退休后的一次“送礼”说起。2004年,从教三十年的梁红从中山小学退休。彼时,恰逢一位老友喜迁新居,她和几个朋友一同前往上海城隍庙附近的小商品市场,打算买些家庭装饰品赠予老友,以示庆贺。

  

  “就在那里,我第一次看到了串珠工艺品。”梁红记忆犹新,那是一家外观不太起眼的店铺,但走入其中,满眼皆是造型各异、散发光泽的串珠作品,令人流连忘返。其间,梁红曾试图请教店家串珠技艺,结果对方却卖起了关子,婉拒传艺。梁红便买回了一大堆原材料,打定主意回家自学。

  

  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梁红经常会静静坐在阳台的小桌前,穿针引线数个小时,窗外孩童吵闹、邻里闲谈都打扰不到她。在她的巧手中,每一颗串珠仿佛都被赋予了生命。穿珠走线间,闪亮的珠子、晶莹剔透的线条,都变得灵动了起来。那一颗颗独立的珠子,在经历不同的排列组合后,悄然发生了蜕变。

  

  靠着一股子不服输的劲儿,零基础起步的梁红苦心自学,实现了从最简单的平面装饰到立体造型的过渡,技艺愈发娴熟,许多作品令人称赞不已。在她创作的众多作品中,耗时最久的当属对上海世博会中国馆造型进行串珠复刻的“东方之冠”。整件作品用了三千多粒珠子,将中国馆的大红外观、斗拱造型表现得恰到好处。“有好几斤重,捧在手中沉甸甸的。”梁红说。

  

  凭借高超的串珠手艺,梁红很快凭实力“圈粉”,引来许多社区居民慕名求教。从2009年开始,梁红开始受邀给社区的一些老年人定期传授串珠手艺。后来,街道的社区学校等也前来对接,请她开设工艺串珠培训班,前来报名者络绎不绝。2014年,她还曾受邀到东华大学授课,为该校的部分女教职工每周开展一次串珠培训,课程持续了两个学期。

  

  在传授串珠手艺过程中,梁红不计得失,坚持公益授课。为了上好课,她经常加班加点撰写教案,方便上课时讲明串珠步骤,若遇到一些复杂造型,分解出几百个步骤是常有的事。这些年下来,她为此撰写了厚厚一叠教案本子。再加上老教师身上特有的循循善诱和不厌其烦,令梁红的课堂赢得广泛好评。

  

  串珠教学过程中,梁红的无私付出感动着学员,但很多时候,她也被学员们的学习精神所感动着。潘碧华在梁红的学员群体中年纪最大,已近八旬,但她毫不逊色的学习劲头却让梁红记忆深刻。“每次班上布置创作任务,她总是能很好地完成,而且充满了想象力,令人佩服不已。”梁红说,她曾在课上教授大家制作猴子挂件,并布置了“家庭作业”。令她没想到的是,年长的潘碧华按时完成的同时还大胆创新,独具匠心地制作出大大小小一整串猴子,并取名为“水中捞月”。该作品后来频频展出,深受好评。

  

  类似的情形,在梁红的培训班上并非个例。大家年纪相仿,退休后通过串珠课程,有机会动手又动脑,在梁红的课堂上老有所学、老有所乐,其乐融融。“她们的一声声‘梁老师’,就是对我最大的慰藉、最好的肯定。”梁红满怀深情,“感觉一切的努力与付出,都值了!”

  

  秀场上的另一面:弘扬文化秀旗袍,带“姐妹”优雅到老

  

  采访中,记者发现梁红虽已年逾七旬,但精神抖擞,谈吐尽显优雅,举止大方得体。“这份自信源自旗袍。”梁红卖了个关子。

  

  原来,串珠以外,梁红还是一名旗袍爱好者。在她看来,旗袍能够完美展现东方女性的含蓄娇柔之美,由此衍生出的海派旗袍文化更是值得好好传承弘扬。

  

  退休后,梁红第一次接触旗袍走秀,是在区教育局退管会与区老年大学联合开设的旗袍礼仪文化学习班上。“当时一位老同事在那儿上课,觉得我身高条件不错,便推荐我一起去学习。”梁红说,在此之前,自己在走秀方面毫无经验基础,是从一个手势、一个步伐练起的。

  

  挺胸,抬头,收腹,立腰……两眼平视前方,两臂自然协调摆动,款款而行。在练习过程中,梁红愈发感受到,旗袍走秀并非外人所见的那么简单。“它不是单纯迈步向前,更不是光靠舞台上的浓妆艳抹,而是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中皆有讲究。”特别是老年人要如何将旗袍穿得好看、台步走得标准,如何让旗袍秀更好地展现老年人的风姿……这些问题始终萦绕在梁红心头,也成了她不断摸索探究的方向。

  

  功夫不负有心人。不到半年,梁红就在班上脱颖而出。经过选拔后,她开始随队外出表演,这无疑给她注入了强大的信心。后来,方松街道社区学校公开征求意见时,梁红大胆提出了开设旗袍走秀课程的建议,并得到采纳。很快,第一个班级就正式招生,梁红是主要授课者。

  

  “当时的报名人数远超预计,令人倍感振奋。”梁红说,但等到真正开课后,却面临不小的困难,首当其冲便是“心理关”。原来,此前有一些相对保守的观念认为:老年人与走秀总有些格格不入。面对误解偏见,一些学员刚开始训练时,生怕被别人看到。但梁红却不这么认为,在她看来,美可以有多样的表现,即使是老年人,同样可以通过旗袍走秀,自信传播旗袍文化。“一举两得,何乐不为?”梁红说。

  

  随着时间的推移,梁红所在的旗袍走秀班越办越好,规模也越来越大。“目前我们已经有四个班级,未来,我还要鼓励更多的姐妹加入进来。”梁红爽朗地笑道。

  

  在社区学校任教的同时,梁红还担任了方松街道旗袍队的队长。在那里,她同样有一群志同道合的“姐妹”。大家在学习旗袍走秀之余,频频走进社区或敬老院开展慰问演出,让更多人感受旗袍文化的美。

  

  在梁红看来,不少女性上了年纪后会有些自卑,认为自己已经老了,没办法再展现美了,其实归根结底还是内心不够自信。她说:“只要我们相信自己,敢于展现自己,便一定能够活出自己的精彩,在秀场上走出别样芳华。”梁红打心底希望更多与她年纪相仿的老年朋友,能够发自内心地去感受那份美,因为,“即使老了,也要优雅地老去。”

  

  通讯员 朱俊辉 新民晚报记者 王军

  

免责声明:文章未标注“本站原创”或“旗袍网”的文章均转载自网络。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风险自己甄别并承担后果;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如果您觉得内容不错,欢迎转发给您的朋友!
旗袍网

旗袍东方女性之美

旗袍在中华民国20世纪20年代之后成为最普遍的女子服装,由中华民国政府于1929年确定为国家礼服之一。
[!--temp.Customer-service--]